獨眼龍的朋友(張谷源)
關於部落格
老實念佛:阿彌陀佛

  • 105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泉 澄,〈忠與義(上)〉,《臺灣警察時報》第318期,1942年5月。

 

 
今是是非常時期,在這個非常時期,因為經年累月而感覺變得駑鈍,失去了動力,以言之是非常時期,實際考量是非常時期,世間一般人也是有這樣的感受。可是,實際的形勢是怎樣的呢,我認為內外的形勢是很重大的,自二、三年前不僅都沒有解決,當然世間呈現是一般是非常時期,在眼前的是深刻的問題。因此,從歷史來尋找,原因是很深遠的,非一朝一夕可解決的,是呈現在我們眼前非常大的問題,對此感到痛切入骨。
歐洲是今天是用什麼方針,如何準備來面對呢。若是一天的事,因此我國(日本)必須覺悟損害。或者,英國現在已在東亞要如何準備。或是,美國要如何面對呢。這些是在外部加上重大的形勢,今日的問題是由外寧可由內,這種大事,是我國沒面對過的經驗。外面對的大敵,是歷史上不曾有過的,在外面的大敵同時,在內也有極大的困難問題,也是史上空前。
在內有各種問題,其中最甚的,是在日本從內激起了很強的破壞運動
22
並持續著。今日這樣的反彈與轉向可以看到衰弱,實際上決不是如此,與這方面有直接關係的各位是熟知這些的。
    在內有很多叛逆者,在外也有戰爭的大敵,這是非常時期的難局。面臨這樣多事之秋,我們必須要有一體的想法,日本是要如何做較好,這要一言以蔽之,我們是要成為真的日本人,自己要先成為真的日本人,還有促使其他人成為日本人,我們的同胞成為全部真的日本人,即是作為日本國是真的日本國。我們要成為真的日本人,日本國成為真的日本國,要解決這個問題,確信是可以破解內外的危機。
    這樣的話,問題不是很簡單的、容易的,決不是如此。今日的日本人,從我們的外表來看,還不是真正的日本人。日本國在今日的外表,政治是如今日的政治,教育如今日的教育,經濟如今日的教育,經濟如今日的經濟,也決不是真正的日本,必須要深刻的反省。ケーベル曾在東京帝國大學講授哲學,當時大學最偉大的老師,學生的回答不是日本人,一定是ケーベル教授,ケーベル是很愛日本的,又是很了解日本的偉大老師,這位先生「純粹的日本沒消失的日子是很遠嗎。恐怕要在鄉村拿著鍬的百姓,或是在偏僻的島與打魚的魚夫,是殘存真的日本。可是,大部分,特別是都會地區,有著俗惡的西洋物質文明打破了日本的精神文化。沒有消失的日本,還在遠方吧。」在今天的二、三十年前,當時日本已是這樣的狀態。舉出具體的例子,明治初期,來我國的外國在各方面第一流的多數人中,美國的グリフイス先生,在明治  年回國後,寫下有關日本歷史與風俗的書「ザー・ミカドス・エンバイア」(國)「自己在日本,對日本的學生和友人,一再問日本歷史誰是最偉大的人,此時他們異口同聲說楠木正成先生」,這是回憶在明治初期的日本。此時,今日已非如此。今日對楠公感慨已失去記憶。之前大約找了二十個學生,偶爾問「日本歷史中最偉大的人是誰」,此時可以率直的回答各種人物中,舉出楠木正成只有二人。同時,舉出
22
足利高氏有二人,這是今日思想界的縮圖。今日的日本與最早明治初年的日本不同之處必須思考。足利高氏最偉大,ミカドス・エンバイア是無法知道是所謂的皇國。可是,足利高氏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是出現在大學生和當時的大臣中,非一朝一夕,是長久的時間觀念的養成,原因很遙遠,這是要思考的地方。
    楠公是經常在逆境之中。戰死在湊川,至今已二百年,在德川之初,是個忠臣。水戶光水戶光「」公的「鳴呼忠臣楠氏之墓」建於元祿五年,這個精神是持續在國民之間,一直到明治維新。前記的ゲリフイス氏,看到明治初年的日本說,從歷史來看這是當然的。明治維新的大業,是受到楠公的精神,明治維新後在明治五年建造了湊川神社,此時,不久到了明治七、八年,對楠公提高了其名埐。真正對此有影響的是福澤諭吉,提倡「楠公權助論」說到「為了主人使用的權助,遺失從主人預支的錢,思索後吊死在並木的樹枝,這個權助之死與楠公戰死哪裡是不同」,讚賞權助。本意不是要讚美權助,實際是罵楠公很笨。「世人都很薄情,輕蔑權助,作這個碑銘不是稱許他的功業」「建宮殿也不是祭拜權助」,光公建造了楠公的碑,為了楠公建了湊川神社,是有嘲笑的意思。明治七年前後,是明治維新大業完成後數年,明治維新已失這個精神。實際上,充滿明治維新大業精神是到明治五年止。明治五年以後,已失去了明治維新的精神,引進的都是外國的功利思,只是唯利的想法,如福澤諭吉的先驅者。從功利思想來看的話,楠公的戰死是沒有價值低。這了進入外國的政治思想即自由民權之說,結果如楠公即被輕蔑,改重視足利高氏,已不是真的日本人。
23
    這是我們要深入來思考的,我們都是生在明治五年之後,出生的時代已有各種的外國思想-功利思想、自由民權思想或是民主主義,更近是養成了馬克思主義,不知不識之間以外國的方式來思考,忘記了原本日本人的精神。今日我們無法誇耀是真的日本人,今日的日本是沒法安心作為個皇國日本。在內外情勢極迫之下,今日之秋,應速速回到真的日本人,回歸真的皇國日本,批判一切的異端邪說,洗清根底,這是絕對必要的。今日世間混雜各種想法,因為如此引起了騷動
    要批判的是什麼,若是沒有確定根底,結局是沒有一個思考的方向,這也沒理由與迷惑這些思想。舉一個例子,生活安定這個問題,以功利思想來說的話,對自己的生活過分重視,只要有利益就好,所謂資本主義,相對這個,不是自己一人的利益,必須全體分配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互相競爭,與約正日本精神相距很遠。即「安分知足」是根本。萬葉集以後,除了將軍實朝第一歌人是生在富裕的橘曙覽先生,他將全部財產讓給弟弟,自己生活很貧窮,致力於國學的研究,因為非常貧乏,根據藩主寮獄公所記載,屋子沒有牆,家壁崩落,坐席破損,風可以吹入,在這個污穢的家主人精神沒有助力。如曙覽先生之歌。
快樂是有米櫃之米 這個月有了
    米櫃空時,明天沒有食物,米來了,這個月又沒問題了,聽到夫人的報告,真的很快樂。又寫下歌。
たのしみは金なくなりてわびをるに 人の来りて金くれしとき
たのしみは小の飯の冷えたるを 茶漬てふものになしてくふ時
楽しみは常に好める焼豆腐 うまく煮たてて食はせけるとき
    快樂是吃者煮好的燒豆腐,或是吃著茶漬的小豆飯。這是最貧乏的生活。因為沒注意到是貧乏的生活,也不會去羡慕富有,在貧乏中求得快樂,實在是很美的精神,這是我們的祖先每人都有的美德。儲蓄、利益,增長許多欲望,是從明治五年之後,一直到今日。
     安於貧乏,知足,其根本是「分」。這在外國是沒有的,今日全忘記,這個日本的一個特徵。我們祖先的道德,所謂分是
24
根本的問題,人戒持時,「回到自己的分際」,岩倉長視公是立下明治維新功勞成為右大臣。
    明治天皇深信之人,再提升任左大臣。此時,岩倉公堅持要辭退。「岩倉家是公卿之中最低位的,成為大臣是不太好。擔任右大臣已是十分恐懼,不堪任職。要升為左大臣,是很感謝,不過在分是超過了。」
    花園天皇(六百年前)的日記「朕在位天皇已過十年,這是過分了,必須早早讓位」。至尊也有考量到過本分了。今日,郤沒考量分的本位。」在此所沒有的是明治初已有自由平等傳入。思考著自由平等,在政治上有民權運動,導致開啟今日的政黨,政治私利和私慾的爭奪開始,我國陷入了腐敗、溷濁,在另一方面,這個平等思想從根本破壞了分,今天要如何回復。
    思考這個分,是要立足於建立教育的二宮尊德先生。二宮尊德先生的教,在今日是考量國民生活的安定,最重要的教育。先生所想的,普通來說只是勤儉貯蓄,實際上是非常深遠的哲學產生的。先生的哲學是以分為根本,了解自己的本分,盡本分是勤,守本分,遵從本分,守節度是勤。從此,使用百圓也可以,少用點有節度,不用八十圓的話,這是儉。另,要使用百圓,使用八十圓,留下二十圓,這不是過份的積,這是從他方來讓,是讓。這樣是儉約這個分留下,是從他方讓出,此人富又榮,是所謂富盛。若人富盛,社會一定能治。社會治理,國家必存續。相反的,不理解自己的本分,不守節度,這是懈怠,用過度了,應使用百圓而用一百五十圓的話,是奢。奢的話會產生不足,不足人會巧取,產生豪奪。奢導致奪,會衰貧。個人衰貧,則社會必亂,社會如亂時,國家即亡。由此可見,國家的存亡、社會的治亂,根本是個人的富盛與衰貧,富盛與衰貧其本是勤儉讓與怠奢奪,這是本分,
25
守節度與不守節度是二宮先生教育的根本,是從可以看到的哲學出發。這個教是今日要回歸的。今日就自己的生活,從各種來談,充滿天下,盡了許多術數,九千萬的國民一人都不貯蓄,滿足慾望,這是不可能的。
    就此,要回到根本的信念,這是今日必須經濟界的各種問題。自己一人富有的話,沒主意到導致萬人貧窮,這是要改正資本主義的。自己不勤奮,只是羨慕他人,由他人奪取,也是左翼份子要修改的。今日很多問題,由國外的角度來思考解決方面,是更陷入混亂,要回歸到根本來改正。但是,了解自己的本分,也安於貧困,寧可在貧困中取得快樂,這個態度是自己生活的問題只是政治的問題,是國家全體的問題,這立足點不同。
    其次,在自己的生活,這僅這樣就完了的話,這是極度忍耐,放棄的哲學,不只是這個方法。事實上古人不只如此,曙覽先生,自己的家壁崩落,米櫃空空,也安於此種生活,但對國家之事郤不安。對於國家大事,不從其分,不問貴賤,不論上下都要赴難,這是日本精神的特徵。面臨將軍的大事,就全非自己的分。面對君國大事,自己身分低微,薪水很少,什麼都不考量,這是很大的錯。不論官位如何卑微,地位如何的低下,月給很少,甚至沒有月薪,對於君國的大事,任何人都不可遲疑,要共同面對困難,這才是純正的日本精神。如曙覺先生,安於貧困,
られぬ  ともしびせてかな
    在想著國事無法入眠,拿起紙燈籠來照明,這個光照到刀反射出光輝,為了國家自己會持刀捨命的歌。起初,日本精神是真正的日本人,盡出最大的能力。即是我國幾千年所發展的精神,這個精神是緊著國家的命脈。有關這樣的精神發揮最徹底的是橋本景岳先生和吉田松陰先生兩人。橋本景岳是受到山崎闇齋先生的學風影像。山崎闇齋先生是作為明治維新的原動力。今日,左翼的群眾,明治維新
26
幕府自體的經濟狀態停滯,這是歸結引起革命的維新革命。同樣的,今日經濟停滯,引起的革命,是出現共產社會,這真是胡說。事實上明治維新斷的不是革命,,另外經濟狀態停滯,不是社會變革,全是由於純正日本精神的自覺。成為這個基礎是山崎闇齋先生。
    山崎闇齋先生在至今二百五十二年前死亡,先生所考量的根本是從明治維新大業出來,先生也非常安於貧困,師匠的吉川惟足先生其名來看「惟足」也是安分之意,知足,安分,不羨慕富有的人。感受到這樣精神的山崎闇齋先生,在四十歲時至江戶,貧乏沒錢買書,在書店隔壁住下來,因為與書店主人交友,借書來閱讀。這是貧困的方法,最有力的書是其所書寫的「拘幽操」,這是先生學問的根本。在說這本書時,不知先生是否手上持著刀,從先生的肖像是手拿刀。拘幽操是以中國的歷史。以前文王是很氣派、道德高尚的人,沒有犯罪,郤被惡逆無道的紂王捕入獄中。此時,沒有一點憤慨,自己不說王是受迷惑,是責備自己。書寫這樣的心情是拘幽操。這顯示什麼,君臣的關係是絕對,假令如何,都沒能怨恨君主,君主的話作為臣子也不能反抗,這在日本歷史中最明瞭的案例。在日本最能表現這個精神的是菅公。雖沒有罪,因為讒言,被辭退右大臣,流放九州,沒有一點怨恨,仍在遠方祭拜恩賜的御衣,回憶陛下,不改忠義之心。這種精神與拘幽操一樣。其次,山崎闇齋先生在講授拘幽操時,手是拿著刀嗎。例如君主是惡逆無道,沒有怨言的大臣,有什麼理由批評今日的政治,盜取天皇大權,行天下之政是不允許的。從君臣的大義來討論的話,天下政治是天皇一人。即必須推翻幕府,以此來想,自然手上持著刀。這個精神在二百年間,由門人擴散到全國,崇拜楠公的精神,對楠公忠心的感激,是全部明治維新的根本。
    闇齋先生的門人有六千人,
27
其中第一門人是淺見絅齋先生,還有直接受闇齋先生教導的谷秦山先生。谷先生是土佐人,在京學求學,回到土佐,說明大義,被藩主囚禁長達十二年,死在不遇之中。可是沒有動搖精神,白天讀書,夜裡望天空觀測天文,可以看其態度。生前,沒留下工作,這精神是家傳的,二百年後從這個家產生了谷干城將軍。秦山先生以來,谷家養成的精神,在千城將軍展現出來。將軍在小時,總是從父母「若有機會為君國做事,一定要至京都(京都是陛下所在之地),當然若是很困苦,有時要乞食,無法完成,在御所的牆角死,也要守著大君」。谷家二百年間鍛鍊的精神,於是養成谷干城這樣的人物,這是我們今日要深深來思考的。今日,產生各種的問題,必須思考是「家」這個問題,今日所謂家大多不存在了,如谷家是從祖先一直連繫著精神,這是真正的家。持續家,不只是戶籍上,僅是繼承土地、田產,最重要是祖先的精神,受到親人靈魂,將之持續發揚。這是家根本的問題。今日,日本已非常少有這樣的家。明治初年以來,雙親對於去除舊弊,雙親自己沒做,也沒留下應有的魂給子孫。一般,在世之中前進,孩子要比雙親更偉大來思考。古的東西是無聊的,這是今天的想法。孩子比起雙親有新的學問是很偉大的。因此,孩子罵雙親愚笨。雙親沒有將魂傳給孩子。因此,今日的日本失去了傳統,因此是外國的或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有各種新的說法來思考社會變革,這是很大的問題,沒有回到家來解決,而回到家,是為了確立國家基礎,從這點來看,谷家是實際上的家,真的家。
    其次,山崎闇齋先生的學問持續的流傳,在幕末表現的偉大人物是橋本景岳先生。普通大家知道是橋本左內,安政六年十月七日在江戶傳馬町的獄內被殺,年僅二十六歲,是當時名士中最年輕的。在左翼的群眾,「我們
28
受到處罰,將來是社會對橋本左內、吉田松陰等人尊敬的時代」。聽到這些,是雙親來思考的,先年處罰高等學校學生時,雙親是學校的教授也是如此。或是在處罰大學生時,雙親是位居高官,也要持這種想法。在取締這些時,常聽到,若這樣的話,到底什麼是正的是無法預測的。在這裡,要思考照著橋本景岳先生、吉田松陰先生的精神,可以看到今日左翼分子。
    橋本景岳先生是在二十六歲被殺,二十五年的十月受到壓制,實際活動是二十五。可是,實際活動是始於二十四。從二十四至二十五,才二年,正確是一年二個月。二十四、五歲的青年,只有一年的活動,就其程度來看,是很偉大的人物,在這樣的群眾沒有他例。當時第一流的豪傑都心服先生。當時,任何人都知道第一豪傑是大西鄉。西鄉南洲先生走到末路,是很可惜的。這不減低大西鄉的偉大。另,大西鄉的忠誠心,是不用懷疑的。明治十年之役是日本歷史上最不幸之事,我們都很悲傷,可是郤不責難大西鄉。大西鄉最初受左內先生的訪問時,找來年輕的相撲表演。這個客人是二十四、五歲的青年,身高只有五尺,面貌柔細,婉如女子。大西鄉看到這個青白的書生,覺得是很笨,暫時叫他等,在相撲結束後才叫他,在聽他的說法後,大西鄉十分驚嘆。翌日,大西鄉拿著羽織、褲子,禮貌恭敬去拜訪橋本先生,昨天很無禮,之後左內先生受到最崇敬的對待。大學教授重野文博士,是很新的人,與大西鄉同年,與他是從小的好友,從大西鄉聽到。大西鄉「自己知道有二個偉大的人物,其一是水戶的藤田東湖先生,他是大前輩,今另一人是橋本左內。這二人是偉大的人物。見識,不是我二人能及的。」對此十分感嘆。大西鄉是明治十年在城山切腹自殺的,此時包中放著的是橋本左內先生的書信。橋本左內先生被殺是在安政六年,大西鄉是在明治十年切腹,其間經過了十八年,朋友的書信,朋友在十八間不離棄,然而在戰爭之際
29
切腹自殺,這二件事是很痛心的。一個是與自己肝膽相照的書信,一直放在身邊,十八間都沒忘記的大西鄉濃厚的情誼。由此來看,今日一般世人,由利益結合,沒利益分開,人情是很輕薄的,在這裡因為喜歡幾千個弟子而捨命,失戈了幾千個家庭的支柱,這是不會怨恨大西鄉的理由。還有一個是一代英傑大西鄉至死都拿著橋本佐內先生的書信,感謝橋本佐內先生的偉大。
    橋本左內先生來看,是什麼樣的人呢。當時的國際關係,與今日相似,英國、美國、俄國、法國等列強壓迫日本,若有縫隙即被摧毀。然而,國內情勢是非常腐敗,墮落到底,當時有識之士很懊惱。當時,僅次先王地位的越前藩主春嶽公的秘書在今日是如縣的秘書課長,以年輕人的身份來救國家,提出「此時,日本應該開放國家。但,在外國壓迫下,沒辦法而不開放。開放或不開放國家,從世界的大勢來看,日本應自己獨立判斷。世界的大勢,從自己所見,國際聯盟出現,世界由各國參與會議來決定,這是世界的風潮。可是据國際聯盟的牛耳是英國或俄國其次,此時日本獨力成為世界列強的對手,這是十分困難的。若是日本獨自與世界各國成為對手的話,成為世界各國的對手,要取得朝鮮、滿洲、沿海州,進而印度或美國成為殖民地,可是這些今日都未實踐,今日首先要與各國同盟,要從第一等國即指國際聯盟的牛耳所謂英國、俄國二個,擇其中一個。換言之,若是日英同盟,日俄戰爭,若日俄同盟則有日英戰爭。這是哪個好,從國民性來判斷,英國是商人天性,有邪惡的企圖,與此同盟不如與俄國聯盟,與英國戰爭。因此,首先今日不能僅如此。要飛躍至世界列強的競爭中為前提,第一是進行國內改革。國內改革的具體案,首先是從國內選拔各方面的人才成為國內事務宰相、國外事務宰相(今之內務大臣、外務大臣),以準備一切動員,來面對日英戰爭。可是,國內改革的前提,首先是
30
要設將軍此人」,左內先生向大西鄉先生、有力的諸藩、幕府的役人遊說,更到京都勸說,賜敕命慶喜公為將軍。對此反對是井伊掃部頭,阻擋了橋本先生,慶喜公無法成為將軍。先生與協助者都受到處分。另先生因為學問因此家鄉的家老,再次受到國家重用,回去時寫信對之婉拒。在信中先生談「國是」,「日本所謂革命,不是亂習惡弊之國。國是在建國之初已決定。此時,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要繼續神武天皇以來的大方針,沒有其他」,這是很大的重點,先生不是革命家。革命容易被誤解,今日應用變革這個詞,根本的意義是與傳統切割出發。革命之前後,精神是沒有連鎖,與傳統斷絕是革命。因此革命在國之歷史是沒有的。沒有個精神是貫穿全體,即沒歷史。革命是中斷,歷史是連鎖的。「日本是沒有革命這種弊風的國家,今日繼承建國以來的精神」,先生說,這是明確的呈現明治維新根本的精神。「這樣,建國以來的精神是指什麼,有二個。一個是忠義的精神。另一個是尚武的氣象。這是日本所以成為日本。建國以來,我國維持的二個精神,今日我們要持續這二個精神,別無他法。」這是從先生的根本精神出發。可是今日的情形是如何。忠義的精神是如何,尚武的氣象是怎樣呢。」這兩個多數如影子般,日本已不是最早的日本。(未完)104.5.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