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龍的朋友(張谷源)
關於部落格
老實念佛:阿彌陀佛

  • 105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泉 澄,〈忠與義(下〉

 頁21 接著,橋本先生的精神將之明瞭表現的是吉田松陰先生。橋本先生他的見識實在雄大,是其他偉大的政治家見不到的,吉田松陰先生是很氣派的哲學者,作為日本精神的哲學者,松陰先生是第一人。 松陰先生的學問是從山鹿素行先生來,山鹿素行先生與山崎闇齋先生大概是同時期出生,因為罪被幕府流放至番州赤穗二十年,其思想是深且堅固的。大體上是中國風,在赤穗十年間才深覺自己是日本人,要進入真的日本人。寫下有名的書「中朝事實」的歷史書,在先生被允許回江戶不久就死亡。然而,死後大的工作是留在日本歷史。即是受到先生的精神,而發揮出來的有三人。第一是大石內藏助、第二是吉田松陰,而第三是乃木大將,這三人實在是氣派的人。 乃木大將最崇拜山鹿先生,大將在將死之前,去參拜,恭敬寫下中朝事實獻上「這本書將來能立功。」 頁22 在此之後一個月最後結束生命。 就大石內藏助,這裡必要有些註釋。大石內藏助是受國法處死之人。這是偉大的人物,有其議論。這議論有力是,我們都曾聽過,總之赤穗義士,今日仍有很多人質疑。就此而言,到底是怎麼樣的風氣是應想想的。非常大的問題。若是拘泥法律,法律是根本的問題,只是以法律來處理事務,大石良雄不只是如何被稱讚,寧以違反國法這樣來責難,比起國法更大的地方要思考的。到底責難大石是最近才有的,提唱楠公權助論的福澤諭吉開始的。他「以前德川時代作為淺野家的家臣,與主人敵人對抗,殺了吉良上野介,世上稱之為赤穗義士,這是很大的錯」,「身為國民地位,而破壞國法,殺了上野介,是有誤國民的職分,犯了政府之權,裁決有罪(中略)無法無政的世間中是如此」這被責難。因此,從這點來看是,幕府的奉行裁決。幕府的裁判所是寺社奉行、町奉行、勘定奉行,這是幕府的組織大目附的組織評定所,當時是由評定所將意見書提報將軍。「這回赤穗的浪人殺吉良上野介事件,吉良左兵衛(吉良上野介的孩子)殺了父親,應切腹而沒切腹自殺。作為武人是很遺憾,左兵衛應切膾。因此吉良上野介的家臣,自己的主君被討伐,應全力防備,這是無法逃避。作為侍從因為卑怯的行為而全部切除捨棄。相反,內匠頭家來是發揮真實的忠義精神。幕府是第一獎勵文武忠孝,這與幕府的方針符合的,因為忠義的行為,是應稱讚。武裝是可惡的,考慮武裝的話,是無法達到目的,這是沒障礙的。組織黨徒,是法律所禁止的,通常組織黨徒,是違背的。另無法再起二次的事件,可是這是精神層次的。此時,要十分用心才處理。這次,這些浪人沒有進行,日後應適當赦免較好。」 當時幕府也有多數這樣的人物。因此考量全部是不同的結果,五代將軍相似的大名柳 頁23 澤吉保,學者荻生徂徠十分討厭赤穗浪士的行為,建議要立法來立即處罰這些人,幕府命令大石氏四十六人切腹自殺。因此,今日對荻生徂徠的想法給讚賞的很多,這是很大的問題。就這點要來研究,很明確今日的日本是缺乏精神。到底,荻生徂徠認為日本是無聊的國家,中國是偉大的國家。有名的說明,荻生徂徠自己的名字書寫成「東夷物徂徠」。東夷是相對於中國的用詞,以中國人來思考,中國是世界的中心,文化上是最優等的,這是荻生徂徠的想法。之前,山鹿素行先生書寫日本歷史以「中朝事實」為題。山鹿先生所思考,中朝或中華是道最正確的國家。日本是行正道之國,日本是中朝。以日本自覺來立足的山鹿素行先生,與受中國思想控制的荻生徂徠是水火不容的。荻生徂徠是無法理解山鹿先生受大石等的精神,而此來看,徂徠的考量是功利思想,有功利思想是無法有正當的判斷。功利思想是不能理解武士道。因此,荻生徂徠「我的國家是小國,因為是是不文明的國家,有武士道的行為」,對武士道極為批判,因此在大石內藏助等被殺後,學室鳩巢寫下「義人錄」,在序文中「這些人犯了國法,而被處罰,被讚賞為義人,這是很不當的,自己警告。可是,自己的思考是不得不曲解國法,同時義人是義人,這是不能否定的事實。」這是存在的。赤穗浪人開始被稱為義士,後來藤田東湖先生對此感謝。繼承山崎闇齋先生學問大部分是讚揚赤穗義士的,如三宅觀瀾「成為武人之風,今五百年涵?的餘迕,待四十六人以發」,武士道盛行了五百年,五百年的鍛鍊結果,最初產生了四十六人義士是非常歡喜的。吉田松陰先生很喜歡赤穗義士的義舉,出發去旅行特別選擇義士攻入敵方的日子。乃木大將活著時,赤穗浪士切腹於長州的庭院,小時常至泉岳寺去參拜。 義士之舉所「小的忠義」,不是大忠義,對此責難,小忠義與大忠義是相反的時,取得大忠義 頁24 即是小忠,這時對皇室是無損忠義。小忠是對自己藩主的忠義,大忠即是對皇室不損忠義。吉田松陰先生和乃木大將對義士的敬仰,這點來看是很明確的,為了更一層的明白,明治元年明治天皇至東京幸遊,四五日 遣使節至大石之墓,賜給幣帛,追憶此時是很好的。當時也賜敕書,對於「你們是英雄,對主人有義,復仇而死,在世間使人奮起,我對此喜賞。」這樣的行為無損大忠,這樣的精是從義而起,是不可責備,就法來論處,這是另方面,是應對這些人批判。法是到哪裡都要守的,可是實際上比起法還重要的東西也是必須考量的。之前所述,這是必要守的,可是在面臨非常時期,必須超越這些。面對,君主之事,人要守分。必要守法,可是有時要破除這種的時候,也是要考量的。若是不如此,要如何做,顛覆國家,此時皇室是一大事,必要守自己的分,不知是否守法律。我們在根本上是無法責難的,在一朝大變之時,是無法護持君國。 吉田松陰先生是在安政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被殺,比橋本先生晚二十天。在被關在傳馬町的監獄時,無法見面,是很可惜之事。這兩個先生在活時無法見面,感受到如同雙生般。松陰先生被殺是三十歲,被抓到監獄是二十五歲。自二十五歲到三十歲都在獄中,其間允許回家,這很嚴重的在家禁足,禁足一生,在獄中斷送。從此來看,是很年輕的,這樣的經歷是令人激賞的革命男兒。現在奉行馬克思主我的國家社會改革運動之輩,自比是松陰先生,透過前述,實際上吉田先生和橋本先生一樣,在內外形勢都很重大下,發奮而起,而被關。 外國船艦頻頻壓迫我國。 頁25 由世界大勢來看,是必須有對策。因此,在幕府以嚴重鎖國的方針,是不明瞭外國的事情。在此為了決定正確的國策,犯了國法,去看外國,起初在美國船來時,無法踏上船。俄國船來長崎時,急行於長崎,也無法配合,後來美國再來,至伊豆的下田至船上,美國方面接受了,先生突破了幕府,犯了國禁,到外國,被抓至獄中,仍想要救國,在獄中先生向囚犯說明。 「聽說近世海外的蠻夷,推舉賢者,革新政治,因此有凌侮上國的動作。我們要如何面對。沒有他法。我國與外國體制不同,要明白大義,舉國之人為國而死,舉藩之人為藩而死,子為父死,有這樣的意志,不用怕蠻夷,是諸位應做之事。」 根據聽聞,近世西洋諸國,改革政治,引用人材,國力提升不少,比起日本有很強的勞動力。日本要依什麼與西洋諸國對抗。沒有其他,如前所述,此時我們,日本的國體與外國不同的,丘日本人可為日本捨棄性命,作為臣子可以為君主捨命,子為父母捨命,立下此志,是外國要恐懼之事。即確立忠孝精神的根本,這是外國沒有的。面臨內外重大的危險,救國家之道,不外忠孝之說。吉田先生死後,繼續志士指導位置的是大橋訥菴先生。大橋訥菴先生認為幕府頻頻受到美國的威脅,應該改革武器,在品川設立砲台,建議幕府「最大的問題是天下人心一致,沒有的話,再精良的武器,也沒有,精神是根本,武器和武備是枝葉末節」,松陰先生確立了忠孝大義是根本,維持國家命脈是很明確的。先生是怎麼樣的人呢,是很明確的。此時,與馬克思主義分子考量的是有雲泥的差異。在明白先生是怎麼樣的人,要考量松下村的私塾(先生在的村稱為松本村,萩町外村。村名而有松下村塾,來指導後輩。在此伊藤博文、山縣有朋等明治維新的重臣,多數都是出自此地,都有遵守規則,有五條,第一條「不違背父母的命令」,第二條「出入一定向父母報告,現在回家了」,第三條「晨起盥洗後,祭拜祖先,再向御城方向朝拜,再向東方的天朝拜,假如生病臥床,也不能懈怠。」即早上起床,洗臉、梳髮,先向家中祖先祭拜,平次向城方向的藩主朝拜,次向東方祭拜皇室,因此是漸漸提升層級,向著根本。第三是如果生病,也不能停止。第四條「不用質疑,要順從兄是年長又位高之人,不能無禮,要愛地位卑下和年紀不及自己的弟」不只是自己的親兄,比起自己年長和地位高的人,一定是尊從,不能無禮。即使不是自己的親弟,比起自己年輕和地位較低的人,要對其愛護。第五條「在私塾中應對和進退都要合禮。」在私塾中,對人應對,自己的進退,要合乎禮儀。這是松下村塾的規則,世間的革命家,郤都違背了。這是規則來看,先生的根本精神是忠孝的大義,還有一層很清楚是有名的「松下村塾記」。這是明白松下村塾如何立下精神的文章,最重要是「最初人最重要的是君臣之義,國家最大的地方是華夷之辨」。即明白國體,我國與外國不同之處,日本到底是以什麼為國體,這是根本問題,即我們最重大的地方,辨別國體,與辨別君臣之義,這二個問題。在此,今日時勢是如何呢。君臣大義不明已達到六百年。政治大權,由朝廷被幕府盜走六百年間,已忘了君臣大義。 在這個狀態下,確立君臣大義。無法斷絕。「近時,失去了華夷之辨。」近頃,引起外國關係,受到外國壓迫,日本沒有考量國家根本。「然而天下之人,方且安然,得計為之」,在此時,天下之人仍不擔心,沒有障礙。「神州之地受皇室之恩,內失君臣之義,外失華夷之辨」。「學之所以為學,人 頁27 之所以為人,這才是國家」。在此,先生很激憤,確立了君臣大義,為了明白華夷之辨,開設了松下村塾,講授大義。呈現了先生根本的精神,這原則可見書寫武士的道理有「七規七則」。二十六歲正月,在長門獄中書寫,第一條是「我們生為人,不只是非禽獸。就動物與人相異,是有倫理道德。可是倫理道德是君臣、父子之間的道德,即忠孝二者最重。因此人之所以為人,是忠孝二義。」以此來教導。 接著第二條,我們不只生為人,以生為日本人。日本人的話,應知日本的國體。日本是怎樣的國體,萬世一系,皇室繼承,未曾改變,沒有革命之風,結果(忠孝一致,只有我國如此)即日本是忠孝二者合為一。還有這條,「我國的士大夫世襲祿位,人君養民,以續祖業,臣以忠君,繼承父志。」即是繼續父親之志,承襲忠義精神。這是只有日本才有,革命的國家沒有忠孝一致,先祖服務前朝,自己為今日的王朝工作,是敵對狀態,忠孝不一致。革命在外國皆如此,獨有日本,忠孝二者完全一致,忠即是孝。忠孝是眼睛看到即要做到不違背。山崎闇齋先生的詩有句「學問無他只有忠與孝」。學問之外無他只是明白忠孝的大義。橋本先生的詩中「十歲段成忠一字」的詩,先生十四五歲立志,一生間鍛鍊只有忠一個字。 通觀第一條與第二條「我們生為人不是動物,這樣的話忠孝二個是根本。從此,我們生於日本,外國所沒有的。這是忠孝二者一致,唯有回到忠這個字。」這是很簡單能寫的字,在實際上,日本人行之道,也可以簡單明瞭。今日自由主義學問,日本人是沒有自覺。在此,我們首先要思考的是,最嚴峻的是自然科學中,是沒考量人的,認為我們是動物,這樣的人很多。自己不是人也有, 頁28 視自己為動物,墮落至此的人,是將我們視為動物,將人視為猫、鼠。此時,看到貓、狗,罵他們是畜生,我們是無法忍耐的。不知自己的面目。我們不只是動物,與禽獸不同。有什麼不同呢,即是倫理道德,是我們為萬物之靈長。從此來考量之所以為人,實際上人不僅如此。有日本人,美國人、德國人,單不只是人。以此來比喻,植物所沒有的。有松、櫻,松作為松的植物,櫻作為櫻的植物,日本人之所為日本人,德國人為德國人。首先要想的是,近代自由主義,是墮落外國學問的弊害。我們幾千年的歷史,日本人是以此為生。在今日應要思考的。 第三條「武士道是從義而變成偉大的」換言之,武士道以義而言是最重要的,在此精神是義勇。為了實現忠孝大義,必要是義勇的精神,這裡不知道忠孝的原理,是無法實踐忠孝。谷秦田先生解說忠孝大義「為了君父而捨命,作為實際問題的死是一大事。如何做才是義勇的精神,根據義勇的精神,要規律自己的生活,不然沒法完成忠孝的大義。」松陰先生所言都是相同的精神,今日我們必要思考的。此義是強調精神,明白義的哲學是山鹿素行先生。因為受這個精神影響,有大石內藏助、吉田松陰或是乃木大將,我們今日受到外國思想的左右,而面臨內外極大的時刻,要回到根本的純正日本精神,必須提出日本人的根本。這個純正的日本精神,即是我們先祖的心,要對自己的生活安分、知足。即使貧窮也要安分,有所樂,可是面臨君國大事時,要投入什麼是忠,日本人最高的道德、絕對的價值,這一切受到批判,必須立即思考的。一切都要回歸到忠孝,自孩子起,聽到的,今來思考這是沒有必要的。 頁29 實際上忠孝這個問題是很難的,在普通的場合也不容易做到,在特別的時期更是複雜。例如挾在忠孝之間,舉一例,保元之亂時,受源義朝的敕命,要為義斬自己的親人,這是要去執行朝廷御命,或不去做,那個是對的。實際上是很難的,實際是很不道德,不能去評斷,站在義朝的立場,若是自己的親人對奉行御上有危險,暫時不置生死,不得停止斬殺親人。在絕對的命令下。可是,斬殺自己的雙親,自己也應立即死。為義的七十幾的老人,失去勢力被降級,當然是廢物,生時對御上沒有什麼危險,作義朝願意幫助,沒有御許,希望別人處刑,自己應切腹自殺。就這點,忠孝是十分難的問題。松田左馬之助是小田原北條氏的家老松田尾張守之子,小田原城被豐臣秀吉包圍,要被破城時,勸諫父尾張守晚上攻打的計畫。所以沒聽到尾張守謀叛的計畫,左馬之助得到父親之命,以密謀密告主君。因此尾張守立刻被禁錮。之後,北條氏陷入危地,沒有其他方法,也以助親北條政而投降了。從投降來看,秀吉是不知道此事,北條氏政切腹。此時,在北條氏政投降前,松田尾張守切腹,一方氏因為投降,被允登上高野山。左馬之助也在御世時做此事。在這個場合要忠孝是很難的。此時,左馬之助的態度,是因應應行之道,先以死勸諫父親。在父親無法知道的情形下腹,這是其一。若無法達成時,要告訴主君父親的奸計,同時保護他切腹。第三自己的父親被命令切腹時,自己也應切腹。第四此時,還沒死的話,到自己的主君氏直明天渡城後切腹。在這四個場合,不切腹,可恥的活著,讓氏直登山高野山,這全是不對的。淺見綱齋先生是極力責難的。又天正十一年,賤岳之戰時,柴田勝家勝家因為豐臣秀吉嚴酷,絕對絕命的切腹。家臣毛受勝介則無法阻止大將的切腹,大將回到本城後,在城中氣派的切腹。這時自己盡力去對抗敵人,請逃走。」 頁30 停止消除自己大將的馬印而奮戰,兄長毛受茂左衛門,到這裡,看到馬印,是自己的弟弟時介。茂左衛門,「如何,我也一起死」,勝介表示這不可。我們都有父母,母親生下我們,若是兄弟一起死,母親不外將餓死。自己替代主君去死,兄長要回國去盡孝。」拜託你了。茂左衛門言重了「我是母親好義。若你一人為了主人而死,自己殘生,母親決不會高興。我也要死。」兄弟一起死亡。淺見綱齋先生「這即是忠孝兩全,母飢餓而死,兄弟一起為守節而亡,我們為了母親好義而成全,天下會明白的。這才是真的孝行」因此被獎賞。這是我們可以看到盡忠孝之行。實際上,要實行這個道是很難的。大石內藏助的問題決不簡單,大西鄉在明治十年的一年,要考量各種,今省略,只是人物是很有趣的。水戶的武田耕雲齋率領八百數十名至京都回到朝控訴。從築波山通過東山道至越前,從敦賀進入京都,但要防止當時京都防備總督的慶喜公,率領諸藩兵來阻止。加賀藩加入其中。武田耕雲齋可以攻破其他,但自己奉侍的藩主之子慶喜公,是無法抵抗。幾度提出嘆願書給慶喜公都不同意。在進退極難的加賀藩之手投降。作為慶喜公是很可惜的。慶喜公是個偉大的人物,只是橋本左內先生有很大的抱負,將軍是處在國內大改革要處置,是很可惜的。自己所依賴的,可是在大義下不能缺少氣勢強的志士,也不同情,處以酷刑。在投降後,八百餘人的三百五十人都被斬首,其他輕罪則流放,其中三十五人分至薩摩,慶喜公對薩摩藩「這次武田耕雲齋與黨三十五名流放,由薩摩藩來接收」,出此命令。此時,大西鄉留守京都。看到幕府的信,回信。這很驚嘆「對於投降的人如此嚴酷的對待,是沒聽過的事。這是在武士道之外的行動。這是慘酷的處罰,因為國法,重罪者甘於被殺 頁31 這種態度應被稱讚的。為免除這種神妙的態度,輕者宜赦免。一定要處罰流放,請對外藩命令。薩摩對投降者給與殘酷的對待,必須兼有武士道,而提出對上面的申訴。」這是大西鄉必須提出的。對於中央政府之命令,毅然提出抗議,只是大西鄉。這些,好的方面,是依法來論斷,間題十分簡單,實際上為維持國家的命脈下,要確立忠孝大義,這要吟味國家的根本,,這是很難的實際上就自己的進退,必須有各種事要裁斷,必考量忠孝的大義,引起許多堅難的問題。這是宜學問在此。從平常就要思考,日夜鍛鍊才能在守節中有所進退,只是抽象的忠考考慮是不行的。這樣的思考是要從歷史來修正,以符合今日世間,這是學問必要的。 就此還要談一下。淺見綱齋先生所書寫的「劍術筆記」,這裡寫到「戰爭的勝敗全是精神的勇怯,與拔術的優劣沒有關係。在精神的勇怯,捨命覺悟的有無,才是決定,平常就要養成這樣的覺悟。這特別在警察方面必須深深思考。面臨這種場合不能覺悟捨棄命,是無法完成任務的。養成捨命的精神,要從清心寡欲、諽身勵精,常以忠孝節義為念,這是淺見先生的說法。每天都要思考忠孝的大義,平生有各種練習,最初是工作要知所進退。有大事時,才有捨命的勇氣,平常要思考大義,要熟悉,才能做到。今日內外問題非常重大之際,我們第一要明白是這個大義,要熟悉這個大義的話,天下恐怕沒有任何應該之物。為了大義的話,賭上工作,捨去生命,也沒有障礙。這個大義是極端、成熟,大義產生是養成真的勇氣。 回到前頭,我們是真的日本人,景仰先哲,自己的生活,是如何的安貧,在君國的大義中,皆決然奮起,不問地位,不考慮身分,守住大義。貧乏的橘曙覽先生每天每天都是在想 頁32 不是自己的生活問題,是君國的問題。聽到先生的歌,生在世間只是為了皇國,沒有其他的目的。 為了皇國 在外任何做為,在世中所立 這即是古人的精神,這個精神漸漸失去。「皇國」與「國家」有點不同。「皇國」的御。這實在是好的和歌。吉田松陰先生在獄中時,默森的和尚一定要見先生,拿出信紙。先生拒絕,沒有見面的必要,這是自己所思考的,書寫後送給他,「凡生於皇國,受皇恩之浴,身之為,家之營,國所謀,舉天下,都是為了皇家。」又「修身、齋家、治國,天下平」,國民全都是為了大君盡力,就這點,全國的目標集中,以此即治國。和曙覽先生的歌是同樣的精神。為了進一步明白這個精神,佐久良東雄先生的歌有一首最好,在左方揭示結束此話。 佐久良先生是在常陸,原本是僧侶,必須回歸純正的日本精神,而放棄佛教,在鹿島的御宮前燒掉僧衣,洗身還俗,名為佐久良東雄,「佐久良」即指櫻化,是日本精神的象徵。古來,愛櫻花是日本精神的榮耀時代,今日失去對對櫻花的感激,日本精神衰退,回顧幾千年的歷史,國民精神是透過櫻花表現,此時很快樂。今日是如何,今日國民對櫻花感激很薄弱。這是很大的問題,然而東雄先生最喜歡櫻花,不是看到其美麗,而是喜歡櫻花的純潔且散落。ケード先生也是看到日本自古喜歡純潔且散落。 事事都是為了大君 人也應是散落 這是佐久良東雄先生的歌,古人愛櫻花的全部精神,不是為了開花而喜悅。是喜歡花的純潔與散落,這種悲壯的態度,這才是日本人喜歡櫻花的根本精神。 嵐山吉野の花はいかにぞと みはしの櫻みそなはすらむ 這也是東雄先生的歌,嵐山、吉野的山花開的很美,想像天子在遙遠的地方,看著宮中的花。我也開始了,原本的意思無法理解,其他的歌 頁33 才明白其初心。 花見にといでまず御代の壽ならば こもりをるとも嬉しからまし 陛下今日也在看吉野櫻,可是沒法自由出入。若是陛下可以出來遊幸,我代替他在家中閉門不出,沒看到花也一樣高興,這是很令人感嘆的歌。這個精神是必須存在世中。從常陸至京都,途中的歌 一步みあゆめばあゆむ度ごとに みさとにちかくなりしうれしさ 一步步接近陛下所在的京都是很喜悅的,抱著這樣的感覺。這是很大的問題。可是取外國抽象的革命原來,來我國革命,從根本破壞了國家國體的運動,這樣的人很多。這樣的人對楠公沒有感激,對足利感到同情及讚嘆。已無法櫻花的感激,已重視西洋的草花。見到這樣的情形默視。今日假使自己的親人被殺,沒有判決就被殺,我們一時是無法忍氣吞聲。今日,國體變革、國家崩壞的計畫是十分強烈的運動,此時我們一日也無法安居。忠孝大義是任何時代都必要的,今日郤去消滅大義,國家的命脈根基受到危險,政治一部分的權力,受利慾迷眩的人左右,教育在外國的自由思想,民主思想,一轉變成培養馬克思主義,我們思考的時局要切實。明白忠孝大義,是今日最大急務,一村動,一郡從,一縣崇尚,延及天下的話,改變政治、教育、經濟的面目,才是真的皇國日本。這個精神在今全面必要的。所謂各方面的人都參加這個大義。只有我們覺悟,這是很容易的。佐久良東先生的秀歌來結束此文。 命だに惜しからなくに惜しむべき ものあらめやは君がためには 」為了大君不惜命。不足惜的生命,那其他也不足惜了。這個精神是真的忠孝大義,是今日必要的。教育者要推動這個精神。軍人也要奮立此精神。然而警察也是要如此。 陛下的警官要有自覺下進行。104.5.3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