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龍的朋友(張谷源)

關於部落格
老實念佛:阿彌陀佛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楠公與七生報國之精神

廣瀨 豐,〈大楠公與七生報國之精神〉
 
13
    楠木正成與其子正行被稱為大楠公、小楠公,是古今無雙的大忠臣,今天無一童幼不知。大忠臣楠木正成在德川時代初期,還不是有名的人。其有名是因為很了解兵法。楠公死後,世間成為足利氏的天下,自然世人已忘了。楠公一般被尊為大忠臣,水戶光圀在湊川建了碑。特別是之前大名青山幸利建了碑,又具原益軒有漏了歎息的文章,山鹿素行也有楠公精忠的文章,識者之間很快的認識。可是,楠公生存的時代已經很遠了,他的言行已沒在流傳了。不是,這些許多留下的,都是後人的偽作,沒有信用。可是,最近起,他的太平記是最可信,因為學界已認可,我們是最相信的。 
    太平記是有關軍記的故事,是很有趣的書,全部不是不能相信的, 大體上是真的事實。因此,我們要找最感到敬佩的楠公生涯中的話語。根據此書引用最安全的事。還有,太平記關於書寫足利方的人,關於梅松論中的楠公。記事方面,為了確保公平的比例,在此省略。
 
    其次,大楠公是延元元年五月,足利尊氏集合大軍
14
從九州政上來時,朝廷不能用自己獻上的策略,奉了王命,朝向兵庫。此時,楠公為了有覺悟會失敗,只有從命,再三上御諫,無法貫徹自己的策略。現今豐秀吉等也有不好的評價。可是,這裡分了大忠臣和小忠臣。君命一下,可能知道會輸,戰鬥是日本武將的本領。詳細舉例的話,一人與百人,一人也會輸。可是君命下了,也要前進。這是大和魂。同時,也是日本武將的本領。
    特別,所謂戰爭,以算術不是計算。不利的情況,也不一定必敗。這是天運,大戰的勝敗,是沒法去分別的戰爭。實際,正成在湊川的戰中勝利,下會下山突擊時,在今之蓮池突破了敵方的主陣,敵方大將足利直義及戰馬皆受傷,找個地方休息再出發。直義若在這裡找到休息的地方,或者可能回到官軍的勝利。另,絕對服從君命,在湊川戰事實上,官軍是敗戰的,只是事實上失敗,而精神上勝利。楠公在當時,在朝廷的評議,大命一度下達,沒有任何意見,突擊大軍作為模範,後年的軍人,特別是明治以後的軍人是以此為範本,而勇敢出來戰鬥。甲午、日俄戰的勝利是以精神得勝。
    若是在算盤上計算,敵有優勢,我在劣勢,一定會輸,所以不戰而敗是無法出戰的。特別是日本這樣的小國,對抗歐美是永遠不會戰勝的理論。因此,楠公在湊川戰的決心與態度,是作為千古流傳武將的模範。
    這個決心是在櫻井驛的訣別,在此引用太平記一節,「前略,已聽聞正成已討死,又下一定無法替代將軍。可是,一旦捨身,
15
一族或一黨的一人死,金剛山邊不出去,敵來襲的話,命如養由的弓般懸上準備(養由是中國的弓製作有名之人),忠要比如紀信。(紀信是中國有名的忠臣)你是要盡第一孝行。」
    這樣的心是不僅是正行,子子孫孫,只要是楠木一族,都要盡力尊皇。文很簡單,意義深遠,以上的遺言是世間秧有的。同時還有一卷,但沒有留下來。世間稱為楠正成一卷,由山鹿素行的序文記載,這的確是有的,最近有素行自己書寫的偽書,從序文可知不是素行。其他,如楠公的旗銘、壁書或遺訓等,都不是真的。
    最後,在楠公留下來的,我們最感敬佩,是在取後切腹的場合。這裡,由太平記來摘錄。「正成坐姿,面向舍弟正季,最後的一念,是引向善或惡。在九界(加上佛界為十界)希望留在大君的身邊,這樣問的話,引起正季笑到七生,只是生在人世間,是為了消滅敵人,正成喜悅的氣色,有著罪業深重的感覺,我是這樣認為的。為此而生,是希望達到心中的願望。」
  一言來說是七生報國,七生不只是七次,是永久生亡為了打敗敵人。要完成這個消滅敵人的願望。到了明治以後的今天,楠公的理想已經完全實現,楠公兄弟所說的,今後是忠勇的日本國民要持續來進行,這個光輝是作為大日本帝國的泰山之安。現在吉田松陰有七生說的名文,還有七生滅賊(七次重生要消滅敵人的意思),如終在壁上出現的念,軍神廣瀨中佐也有七生報國的詩。104.6.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