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龍的朋友(張谷源)

關於部落格
老實念佛:阿彌陀佛

  • 1056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島政二郎,〈新的書簡的研究〉收入菊池寬編,文藝創作講《書簡的書寫法方講座》


 
頁二
    國粹學者的芳賀矢一沈痛的說「今日時世,在大勢下的剪髮,單獨保存了結髮般的書簡文(候文)」。我們進入了二十世紀的文明生活,因為生活方式的改變,傳統的書簡文已不再被熟悉使用,很多人不顧傳統拋棄它,如「最近年輕人變改不書寫信了」,這樣被責難,受到的損害很少。
    的確,作為社會實踐的書簡文,已經失去對時代的適應性,新替換文體的口語文奪下了支配的地位。作為全體書簡的生命,可以發現其漸漸走向了衰退和敗殘的方向。作為全體的書簡文對於我們的生活的關係,是長時間傳統和習俗的惰性,留到的痕跡、餘波、餘韻和陰翳等,留在西方的天空如夕陽一樣。可是,我們不能無視這樣的書簡文對我們生活有大的影響力,其事實是存在的。
    我們在日常應酬中寫了千百張的書信,以書簡文的形式來交際的場合很多。死者,補捉生人!可是,多數現代的青年,對自己近代的教養很自誇,對傳統的書簡文都沒注意。為了避免雙重的誤解,我們不能對此提出批判。
    我們的書信表現形式,書簡文和口語文並存、衝突,這是奇妙的矛盾現象,不限於書信,我們生活都有二重生活的問題,我們
頁三
面對這些矛盾,因為無法很乾淨的與過去封建文明訣別,到了今日,是無法逃避日本近代文明的矛盾。這些矛盾的本質,要給與明快的解答和解決,這是在自體過渡期的日本非常重大的事業,可是本講座的進行是針對個別的事情,在性質上也無法深入研究。
    總之,不想太多而談下去。我們在這個錯雜的世界和動搖的世紀,書信的表現上是很困難去立下標準,無法以古早的修辭學來訂標準,我們現實生活及社會生活中,可以看到日常的用詞,可以看到我們接的文學中洗練的用詞,常在新形式的書信中看到,在創新時,是無法破壞根本的努力方向。考慮,我們古代修辭學的誤解,書簡文(候文)的細微差別,不屈服於古代形式的秩序,反對攝取古人累積的經驗,無法談到我們教養的深化和擴大。
    上述的看法,書信對於我們近代生活,有很高度的結論,教訓,若我要舉出這樣的看法,如不知金字塔的外型而僅對國王空想。
    到了明治維新,促使全部社會分野,乘著局大的變革機會,興起了語言與書寫一致的運動,對文學社會的傳統是一大打擊,要除去拒絕文學發展的巨石,山田美妙、二葉亭四迷、尾崎紅葉等,往年的先學者他們的光輝時代仍銘記在我們心裡,這是很有意義的。他們的文言一致運動是,文學表現
頁四
不僅是在新形式,在書信的領域也一樣,書信從形式生活中解放,加速了口語文的發達和普及。
    舊秩序和新秩序的交替,必定引起混亂和騷動,努力去摸索、發現和創造近時代的書簡形式和標準的有久保天隨、池邊義象、大町桂月、樋口夏子、芳賀矢一、關根正直、桑田春風、金子薰園、水野葉舟等人,是我們要特別敬重的,他們的工作是「作出文範」,成為我們貴重的財產。
    但是,這些人的工作至今日已成為舊時代的東西,隨著時代和生活的進步「文範」已有新的書體。這個「書簡的新研究」是繼承先人的業蹟,在他們的工作發展成果上立足。
    可是,要舉出強而有力的特徵,這篇「書簡的新研究」,與以前「各種文範」不同,是以呼吸自由空氣來談。本講座的教養讀者對象,拘泥於以前的「規矩準繩」,不僅是不必要的,更是一種侮蔑。以此自由和名譽的保證,作為序文的結束。
 
第一講 書信和社會生活
  第一章從統計來觀察書信
頁五
    我們個人生活和社會生活的連絡、結合,另我我們日常生活的通信、報導,書信是有著重要的意義與使命,這是任何人都知道不用說明,熱中於一般性質的定義問題,是很愚笨的。在眾人反對下,以書信對於個人及社會生活的重要性為前提下,我們希望可以開始研究。
    沒有必要去說,我們的研究是書信的書寫方法,書信的形式和表現的客觀基準,以及書信書寫方式的變遷,書信形式的歷史生活研究為方向,這裡最重要的努力方向,研究最初的部分是就書信的社會重要性,量方面有些調查。
    以前,我們很少注意書信的內容和文章,我們對於一年之間書寫散亂的書信總合,其累積的數量,是不會注意這種問題。以前日本人對於觀察總體的、統計的社會現象、文化現象是很冷淡的、沒興趣的颱國民,這不是先天的國民性。因為社會發展不平均,使民眾對於精神的物質生活感到失望,而不喜歡科學的發展,不過是頑固的政治事情。
    總之,作為現實的問題,我們觀察周圍的事務及現象時,利用統計,努力不懈感以總體的、批判的觀察,這個習慣,不久打開我們的「生活之眼」,以敏銳的視覺,不要太計較我們的見識與教養,書寫一張自然的書信,即可以提供非常豐富的材料和方法。
    從基礎來看,暫時舉出關於書信的各種統計數字。但我們是抽象
頁六
的統計數字,是絕對正確來考量,不是,以此是無法全面來看的,反對者,反映在統計數字,限於必要知道大概具體的社會關係、國民生活狀態,利用統計是預先要知道的。
    換言之,我們一年書寫的信紙總合,要與其他的郵件局別,計量上是指不是文件類。可是一般郵件數量來看,大體上可以預測。(一般郵件是指小包、電信、匯兌,除其他特殊的郵件。)這些總和,依遞信省的調查,以數字來呈現。為了理解的方便,舉出大概的數字。
○一般的郵件(除去殖民地)在昭和二年度
引受(郵局收件) 要付費 465700萬件;免費用 2600萬件;合計486300萬件,送達郵件483400萬件
右邊所說免費用是指公文書、通信事務、選舉郵件等。郵件收受和配送有三千萬的差別,無法送達是個迷。
    簡單列舉自明治四年以來政府對於一般郵件處理的統計。數字的激增,是證明了國勢的發展。
頁七
一般郵件收受的數量 明治四年 566年;明治十三年 6800萬件;明治二十八年 44600萬件;明治三十八年 123300萬件;大正九年38600萬件;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397400萬件。
    島國日本一舉躍至世界三大強國,在世界大戰的影響下,國勢的發展,郵件的數量也劃期的激增。
 
    以下是郵件的人口比例調查
○對人口十人的比例
大正六年421;大正七年488;大正八年595;大正9 686
8
大正十年 704 大正十一年 716;大正十二年 634;大正十二年 697;大正十四年 714;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665
 
我們應注意數字的增減,日本人口的增加和社會的文化水準的提升外,戰爭、震災和恐慌都會影響。
    其次,一般郵件的明細,我們研究的對象,書信的總和概數是很不確實,只是接近而已。
○一般郵件的收受件數 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度
書信 86000萬;無封的書信 15200 明信片 242800
明細:有來往 3300萬;有信封 2900萬;自己作的 3400
報紙 雜誌 3 ;書 9600 ;業務用文件 5700萬;樣本雛形 1000 ;農產品種子600萬,合計385300萬,總計397400
 
在這之中文件和明信片合計329800萬,我們普通稱為書信,不是日常私信(例如商業文書)也包含在其中,這在大方向是沒問題的。只是,合計是大概的,就算是專門的人,也無法正確的分別出日常私信的正確數字。在統計學上是脫掉外甲。在此,只舉出參考的統計一、二,接著移到我們的研究途徑。
10
○    三錢郵票的賣出數量

第二章 書信和國內、國際關係
友朋自遠方來,這古詩的感情,在現代已換成日常的私信。書信通過私的公
的生活,其內容巨細靡遺,思想、知識、感情、商業給合、分配等,全國
11
的通信網是縱橫,無法明確知道。
    其次是地域別統計,一年40億萬件的書信往返,要明瞭全國的通信網,進而反映日本各地方的生活程度,這真的很有趣。為了免除煩瑣,只是簡單略舉。
表單
    因此,舉出各區的管轄地方,「札幌」是北海道一圓、「仙臺」是青森、岩手、宮城、新田、山形、福島、新
12
潟的七縣;「東京」是茨城、?木、群馬、埼玉、千葉、東京、神奈川、山梨、靜岡,一府八縣「名古屋」是富山、石川、福井、長野、岐阜、愛知、三重,七縣「大阪」是滋賀、京都、大阪、兵庫、奈良、和歌山、德島、高知,二府六縣「廣島」是鳥取、島根、岡山、廣島、山口、香川、愛媛,七縣「熊本」是福岡、佐賀、長崎、熊本、大分、宮崎、鹿兒島、沖繩,跨過八縣的廣大通信網已緊密的連結起來。
    一般郵件的地域別統計(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省略細項說明,大概日本是北自北海道,南至九州,人口的密度是依生活水準的高低,而統計數字的不同。生活在工業發達的都會,給與了文明的各種機關,買一張明信片,郵件的收受沒有感到不方便,生活在沒近代化環境的地方農村,我們可以想像到其中的不便。要去了解都會和農村社會的差異性,不用說統計是很適當的,因此工業的大阪區和農業的仙臺區比較數字的異同,大體是可推測的。工商業發達,大都會密度高,交通網縱橫,人口稠密,管轄的京阪神,大阪區18方里有一個郵局,相反工商發展較遲,防礙人口集中化的都市,始終是農業生產,依然是像封建時期的舊庇,管轄東北地方仙臺區3.8方里的面積,才設一個郵局。
    這是誰都可以一眼看出都會和農村對於通信設施的偏頗、厚薄,轉到內地和殖民地,令人驚呀的數字。在日本內地,平均28方里有6800人,在殖民地朝鮮
13
一間郵局平均要負擔21.5618萬人。我們常形容「至居酒屋里、豆腐店5里」,而朝鮮人要「到郵局21里」,感嘆其生活的不便。所謂改變武斷政治成為文化政治,其他的都是想像的。
    這種偏頗、厚薄,不限在通信網絡,也不限都會和農村,內地和殖民的問題,我們的的職業、家族、身分、階級、經濟利益、政治權利及文化設施等,所有的我們生活環境都可以分成二部分。
    只是,我們要停止這個問題從原本的計畫,即書信和國內關係研究著手,進而去分析書信和國際關係。書信和國際關係,不是在工作上依賴國際聯盟。在一年裡,失日本寄到國外的書信,還有國外寄到日本的書信的調查。
 
國外一般郵件寄出的數量(昭和二年度)
表單
14
這些書信是什麼內容,美國是汽車訂單,或是回到日本的書信
15
這樣的問題是沒法完成的。這裡多數的郵件,僅是反應日本和外國複雜的國際關係,最妥當的方法。日本的國際生活基礎,沒必要從對外貿易關係,只是從這方面的統計來參照。

16
 
    從此表來看,可知道海外郵件的發送件數和外國貿易的輸出入數量,大體上是並行的。進口國的日本,郵件的不免超過輸入。在貿易,方面最多的交易金額是美國、中國,因此郵件的寄送也是最多的。
    可是全部的現象,不能說全是純經濟因摽。就貿易金額來說,與日本的關係中,印度是英國的二倍強,就郵件數量,英不到1/6。這是歷史條件、外交關係、文化的要素,有了很大的作用,因為印度比起英國接近日本。還有,巴西對日的貿易額,不過是加拿大的120,但他的郵件是超過加拿大。不用說是移民的關係。龐大的非洲全體,日本和瑞士的十倍交易金額,
17
郵件的數量,沒有達到其比例,不及山間的一個小國家。瑞士與日本有許多往來,非洲除了貿易之外,政治、文化都與日本沒有關係。
    可是,不必要一一說明特殊關係,以免過於煩雜,這放在之後,我們必要知道外國郵件的國際分布,再舉出二、三個統計。
○    在外的日本人(大正十五年度)
    在國外居留的日本人口總計1194430人(日本人6499人、朝鮮人554603人,臺灣人9728人),佔日本總人口數的1/67。日本最多的國外居留地區是亞洲81萬,北美居次是16萬,大洋洲15萬,南美7萬,最少的是非洲77人。

18
○    居住在日本的外國人(昭和元年度)
居住日本的外國人有萬140人,相當日本總人口的5/1萬,其中的2萬名中
國人佔首位,2000名美國人、英國人居次,俄、德再次,其他則在千人以下。

   當然,分析以上二個統計,從日本至外國的郵件中,有什麼是在外的日本人寄出,什麼又是外國人寄的,或是反對的,寄至日本貼著外國的郵票之中,那些是日本人,何者是居留日本的外國人,這是無法算其比例的。只能看出,之前的貿易統計相同的,居住民的關係,最密切的是中國、美國,我們最多量的郵件往返國家,這是事實。在此,假如我們學者何時才能研究出來。
 
19
我們就書信的數量,可以發現規則是國際的經濟生活的鎻和交關的內外居住民的關係比例。可是,這個法則是十分一般性質,有關政治、外交或文化要素的影響,無法主張在所有的狀況下是單純的形態。
    尚且,在國際關係中書信數量的增減造成的影響,年年來日本的外國人,每年至外國旅行的日本人也要注意其統計數量。

就統計內容而言,沒說明的必要。
以上,引用我們諸種的統計,書信和國內、國際生活的關係,就內容、性質等,
20
 
主要是就量粗略的可以明白,今就其給與簡單的結語,我們要研究的主題,在強調書信方面的寄送。
一、可以知道的是,我們的書信是作為社會的交通手段之一,是以廣泛的社會生活為前提。
一、在國內關係,我們的書信消費量的多少,通信施設的多寡,是隨著各地方的經、文化條件,因此都會和農村、本國和殖民地有很大的區別。
一、在國際關係,實質的部分,是在貿易生活的基礎上建立通信網,作為我們郵件的交換。特別要注意,日本對中國、美國因為複雜的生活關係,有了很大的作用。
    最後,我們的書信書寫方式,有重要的暗示和教訓,要領是簡單的用語,量方面反映社會生活的書信,在質方面、規律方面,是立於徹底的社會生活的基礎之上。即,對所有書寫有正確的認識,書信在生活中很興盛,描繪出生活。生活一詞是很抽象的,一方面,在複雜的社會環境,與具體活動結合,千變萬化、豐富的表現。書信要領的研究計畫,我們將具體的展開。
21
第二講 書信的形式 其一
第一章    歷史研究的重要性
    誇耀現代文化的精粹,我們都在寫書信,拜啓或恐惶謹言,可以看到頗有古風,寧可如和服般的侍者,使用簡約樸實的用詞。凝結一、二個,不僅如化石般,起首結尾的結構、形式很嚴格。其次在失去勢力後,仍在我們的生活中固執的殘存。很早我們開始新書簡的研究,不努力開拓延續書信的新秩序、新形式的一面。與此無關,我們堅持與書信古風陶冶的習慣訣別,並且以採長捨短的態度,在新形式的書信中採用古人的遺產,、登錄,閑話休提,我們不行以好惡來怠慢對祖先留下的書信,有系統的歷史研究。總之,我們要歷史調查,什麼時代書寫書信,各種書信形式在消失後,有多少能殘存在後世,明白相關的事情,才能對歷史發達的日本社會最近的生活,熟悉書信的書寫格式。
22
    之前我們的講座序文中,強調了新舊秩序的交替時期,諸位前輩的「文範」事業其困難和功績,實際上這是很嚴酷的時代,並且,並且學習這樣的範本「敷寫」(模仿)以外,沒有辦法了。咳咳聲。
    原本是卑俗,但郤是「實用」的。整齊的,沒有問題。可是我們所說的,只是墨守前人的規則的話,宮內省的役人和三太夫這種人,他們會很得意,因為一般書寫信件是很難的。更不好的是,在今日人人要舊勢力讓步,人人認為社會往保守方向是有害的。以前書簡文的形式很煩雜,無法看得懂,對政治、文化是有害的,郤沒人指摘。因此要充分的說明,這要舉出些實例,將在後面談。
    明治四十幾年由文部省國語調查會進行全國小學校的口語體書簡文的調查,我選出愛媛師範學校的報告書一部分。
  「開國以來,三千年上下之分很明確,階級制度十分嚴格,我國的語言中,待遇詞特別發達,在漸漸繁雜嚴密之下,這是理所當然,不久使用錯誤,產生紊亂,彼此的關係疏離,進而到影響社會秩序,口語體書簡文的教授,特別注意待遇詞的處理。」
23
    特別是「候文」直接表現出有害性,透過待遇詞(敬語),「候文」的「口語文」,是表現社會的壓迫。這份報告指出口語文表現出新時代生活的活潑,替代「社會安寧秩序」中的候文的待遇詞、敬語、封建的身分關係的嚴格,強烈限制使用口語文,這是我們無法避免的。
    大體上日本人沒有思索科學的頭腦,沒有想要自由的國民。這個島的地理環境,長久不背國民奴隸的生活狀態,不會考慮結果,不去實施考量的結論。不觸犯且崇敬神,立即將事物偶像化,神聖的、絕對的,手無法觸及的東西,什麼都不行的風俗。不是エレンブルグ,「但是繞著地球」,太陽是繞著地球,屈服於世俗的意見。反對的,絕對服從是日本人的最高道德。特別是日本人把放棄當作褒揚,但沒有名譽,郤是日本人的恥辱。人放棄,獨自好的人,不問人的惡德,名譽、道德,不談其錯誤。在書信時,略略有同樣的不合理。書信是不用考慮,沒必要太擔心。
    例如:德川時代完成了支配的形式,成為社會的習慣,到了明治維新,明治以後的近代社會,「候文」的形式被迫在近代的新秩序受到交替,
24
尚且保守勢力的實體結合,固守必須使用「候文」的陣地,威嚇人民,以為自己是神聖絕對的領域,認為人人都要服從。但,不少人都必用「候文」寫信是有問題的,奉行「候文」是為了自己的世俗利益。不少現代人是畏懼「候文」的,必要切斷這個因緣即保守勢力,古代生活感情,與我們有關係,應努力的目標。可是在社會生活的進鶠,我們對「候文」是感到頭痛,而應減少,我們不能視古代形式為神聖,只寬大的認為如此。生活經常是第一人,要戰勝形式上的因習。
    如以上所述,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書信的形式不僅有著新舊勢力的鬥爭,及交替沿續的事實,必須研究書信形式的發達和歷史變遷,今日我們仍面臨權威的「候文」,這不是絕對、神聖、普遍,從以前的神代時期就有的,相反的是日本封建主義時代的文化產物,封建秩序的組織者,必須與這個秩序的解體時,一起解體,隨著我們近代生活,其存在的歷史意義已經喪失了。封建時代的夕陽、文化的「日蔭者」,不過是所謂生活的下位關係,這是科學的結論。可是,「候文」至今尚執著的存在,支配作為維新以後日本社會及文化近代發達,有其歷史的條件。
25
    一般的說法:西洋學者的「資本主義的發達使人人受苦,但未發達人人也很苦」。可是日本的資本主義不是還沒發達。因為非常特殊的發達,在政治、文化上,無法一掃封建的要素,無法大部分都近代化,今日仍有堆積如山的矛盾,無法使身體動起來。所謂不是時代的錯誤制度和文化根源不能滅絕,同樣的「候文」與新時代的「口語文」奇妙的生存延續的,這是各種社會的矛盾,並且留在很少營養的土壤及可以呼吸的空氣。
    如上述,書信樣的歷史研究,可以明白所謂書信形式的歷史。總之,一般認知:這不是絕對的,不是不動,相反的產出的形式在其時代調和著,下個時代就無法協週了,再下個時代寺於新樣式成為了被支配者的角色,採用部分長處,作為全體是被壓制在歷史的另一方。
    可是,我在日常生活只用一點時間在書寫書信,思考這個理論,應該是不用鋼筆書寫。事實上相反的,從經驗得到的教訓,要考慮對人、對社會的關係,即使往社會前進的方向,在沒意識下使用鋼筆。因此,屢屢我們在書寫信
26
有點錯點感到有點不合理。舊時代的書簡文範的「實例」或「活例」始綅只是皮肉,這是錯覺的產物。這種錯覺應該立刻矯正。我們認為應有具備書寫新時代書簡的能力,也要回顧書信的形式,在歷史演變的進程。
 
第二章    最早的國書和其歷史背景
    依今日歷史文獻中,最早的書信,是在推古朝,由遣隋使小野嬪子帶往中國的「東天皇敬白西皇帝」的國書。這內容的文字都是漢字,也以漢文書信體來書寫。可是,在說明前,應談談早期日本的歷史背景。
    原本,日本因為地理關係與亞洲大陸分離,與「瑞穗之國」的美稱不相關,缺乏天然的資源,無法與國際接軌,依自己的力量來發展產業、文化是不太可能的,這是依研究者的成果為定說。歷史教科書中有「神功皇后三韓征伐」的記事,在還沒進入這個時期,總之年輕的日本要參加國際舞臺是拿著武器登場,打開大陸文明輸入的道路,古事記無關浪漫的印象,日本民族的生活應很久彷徨在野蠻蒙昧的地域。原始生活的一部分,竹越與三郎的「二千五百年史」
27
對此有也有描寫。
「日本國民在神武天皇的征伐下統一,可是神武不過是一隊的新人種,如何才能繁衍子孫,他們不過是全體國民的小部分。多數的國民都還是赤身裸體,紋身,以手就食,赤腳走路,日本全國的部落都沒道路。……不知曆日。今日來看,與北美紅色人種部落相近。」
    可是如鐵般的歷史法則發展下,東洋的舞臺是無法排除日本的。不久,開始接觸朝鮮中國,有了國際的接觸,日本民族生活在大陸文明的影響下,快速的從蠻荒狀態起步走向文明的建設。文明的移殖、國際經驗的攝取,不只是對年輕的日本各種產業、交市等物質方面發達有異常的衝擊,不用說宗教、藝術、教育、法制上有關政治、文化方面的成長,也快速進行中。大化改新,一方面解決了國家成立後發展的歷史矛盾,同時也促使東洋文化進步,成為日本的「青春」時期。在無法切斷的文明傳入中,僅就漢字而言,應神天皇的御宇博士王仁帶來了論語十卷、千字文一卷,開始了知識的普及,成為宮廷紀錄。可是歸化的中國人、朝鮮人的移民,他們在自己的生活中,還對日本民族進行技術的指導時,使用漢字漢文,今日決非難以想像的。歷史上的時差之外,
28
日本民族開始,以外國傳來的漢字發表思想,記錄事情,交換通信,都不是問題。至此日本人的生活沒有文字、沒有文字體系、沒有文字使用方法,文化上簡單來看,沒有方法來進行知識和經驗的普及。一般社會生活的發展,表現手段的文字,無法達到一定高階的階段,是其根本的理由。特別是神代有神代的文字,也有這樣強烈主張的學者,在今天是被視為非科學的意見。
    由於漢字的輸入,開啟了緒端,走向文明之道,不久分歧成2個方向。一個是使用漢字,用純漢字來書寫,以表現日本人的思想,這是以日本書紀開始作為日本民族主要歷史文獻體系中的支配勢力,常久的時間,明治維新受到西洋文明組織的壓迫,主要是所謂以漢學和漢學者為中心,形成的生命體。對這樣的衝擊,如今之有一個方法,書寫漢字改成「大和用語」,即書寫日本文字。今日周知,我們以羅馬字來寫日本文的意義相同,以前透過傳誦,古事記和萬葉集即是這個時代使用記下,作為文獻集成。其中,從別的系統,完成了假名文字,與原始口傳交替,通過時代歷史,受到不同的社會影響和文化的修正,至今漸漸發展。兩者的關係,佔日本文化史重要的角色,還有所謂國字問題作為解問題的鑰匙,希望能調查,為了配合講座,這裡
29
馬上回到最初的國書。
   其次,傳入大陸的高級文明,已在前面敍述促使日本社會各方面的發展,民族全體受其直接的影響所指的是,限制當時的指導階級皇室、大貴族。生產力的未發達的歷史階段,人民大多數是致力於物質生活的維持,自然、生產的指導和生產物的管理,還有公共的國家事業、科學和藝術的顧問,委託特別的階級來負責,這是所有歷史的通則。不久,這個階級掌握了政治的物質的權力,從民眾脫離出來,當時的日本,財產、文化、權力集中在這群階級,透過攝取大陸文明,強大其勢力,在國內、國際,都充滿威嚴。特別是國家和國家的外交關係,是接下來主張對其有利的立場。
「中國經典學習的結果不止是沒效力的文書,忽然表現在外交上。應神二十八年秋,遺使至高麗王國朝貢,表文有『高麗王教日本國』。菟道稚郎子,對其無禮,感到憤怒。回顧韓人以前斯騙日本朝廷無法文書,而表達無禮的文書,笑我們是野蠻人,幾次之後,學問的結果改變了外交上的習慣」
    引自竹越與三郎的「二千五百年史」一節,還有矢野學的「日本歷史」,當時文明輸入的路徑,可以最簡潔知道日本對外關係。因為佐野學的「日本歷史」是本小冊子,有卓越的方法論,科學且明快、正確的論點,是其他所沒有的,
30
希望大家一定要找來看看。
「中國文明是先由朝鮮傳入。(這指一般朝鮮文明傳入說)紀元前一世紀,朝鮮的黃海道、平安南道、平安北道等是漢人的殖民地,自古作為與日本交通的地區。帶方郡瓦解之後,漢人以集團方式移民日本。紀元第四世紀結束,日本入侵朝鮮,將其收納在政治勢力之下,將各種物質的、精神的迶明大規模快速傳入。中國文明進而從中國直接傳入。九州的豪族很早即與中國直接交通。魏志倭人傳記載紀元第三世紀九州的地方君主派遣使者至遙遠的洛陽。日中兩國公開的交通,是在推古天皇的遣隋結束後,派遣唐使。在中國歷史中極盛期的唐朝,在其影響下,促使日本文明的發達。
    日中兩國公開的交通是始自推古天皇的遣隋使,當時大禮小野妹子帶著「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天子」的國書。全文今日已沒有留下來。驕矜的一代的隋帝對此很不高興,為表現威勢派遣裴世清等使者十二人至日本視察,當時的國書「皇帝問倭皇」,這樣的文字引起日本朝廷的喧鬧,是否要接受國書,引起很大的爭論,結局是聖德太子說「皇不是普通使用,有尊敬的意思」,野鴨到達。以前的政治家一直爭論的問題,不戰條約「イン.ザ.ネーム.オブ.ピープルス」相同,僅僅是文字的使用法,會由於國家與國家力量的關係,引起國內黨派勢力關係的問題。聖德太子「以裝飾的船隻三十艘,在難波津迎接,諸王諸臣都插上
30
金的髻垂,服衣使用錦紫繡織和五色綾羅,盡極華美,以免被外人恥笑」。總之,舉全力用中國方式來對抗中國來使。進而,在訪問答禮使,派出小野妹子帶國書「東天皇敬白西皇帝」的有名書信。這都記載在日本書紀中。
 
第三章    漢文學的發達和尺牘體
 
    國書在此介紹如下。
「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薄冷,尊如何,想清念,此即如常,今遣大禮蘇因高大禮乎那利等往,謹白不具」
試著解讀「大和的天皇敬唐土的皇帝,派使者鴻臚寺的掌客斐世清等人,未完」。
    這是模仿中國的漢文尺牘體,恐怕是當時掌管日本宮廷的歸化人所書寫的,日本文化的開始,國中無法否定的事實是已有年輕枝幹。不僅是獨自的國書,一般在大化革新中有的新秩序,與只是模仿翻譯中國文明有很大的差異,因為國內文明未成熟,採用高度的大陸文明
31
,轉動歷史的齒輪,不是日本進步的方法。這很像明治維新。當時國民的指導者選擇的這條道路,一方面是受到避蔭,也是適應歷史不可逆的發展方向;另方面,粗樸的日本文明生活在此開始了偉大的發展。
    可是隨之而來,這與劃時代的社會生活發達和國民文化的提升是沒關係的,一方面是極端的貴族,另方面極端的奴隸,這樣的社會懸殊的區別,漸漸的擴大。為了深入問題,而有此歷史講座。不用說,當時日本民族發展的成果,是集中在國家管理人的宮廷貴族手中,可以從財產目錄明白。這點要特別注意的。民族全體的文明和漢字漸漸社會化,在貴族政治的、文化的、生活之外都沒有得到這樣的成效。
    其次,之前所示國書,中國文明所產生的影響「咲へる」,日本歷史的發展及社會各方面都顯示令人驚奇的成長。特別是在各種文獻上,質量同時是傑出古典的,在這時代有大量的生產。特別是漢文學的發達,調查書信的形式歷史,這是無法一眼看透,他佔了重要的道幅。
    可是,所謂漢文學的發達,作為純粹的文學形態,所謂「文章道」是獨立發展的,之後,最初是全體的漢學,總之當時的幼稚日本文明是作為指導的科學的一分野。同樣的現象,中國文明前後輸入日本的印度佛教
33
也傳入日本。之後,適應了日本社會狀態,開展了廣大的精神的、哲學世界,在傳入的當初,比起純粹的宗教,確實是給與日本民族科學的、實際生活的指導方針。當時的佛僧,是海港設備、橋梁架設、溝渠開拓等,物質文明的先驅者。
    原本佛教是反映的是中古代印度農業社會的宗教,發達之後,在農業生產的國家中擴展,最後成為世界的宗教。特別是,日本關於這個自然與社會命運體系的說明的佛教,對原本單純的祖先崇拜是沒影響力的,最初成為人民的物質的精神的生活指導者,之後成為支配者的宗教主要控制的東西,日本其大半歷史是以農業為主,並且採鎻國政策,佛教給與日本民族生活有壓倒性的影響。
    因為佛教文明是經由中國影響日本,並且他的經典是從漢籍傳入,進一步強化了漢學及漢文學對日本社會的影響。日本的國家管理、社會組織政治的秩序、文化的教育、經濟的設備,一言以蔽之,日本社會的神經和血管全部受到大陸文明的影響,在學問上受漢學的影響。這些影響到達社會一定的高度,開始有了學問的分科,因此漢文學獨自發展起來。
   漢文學是怎麼的風行的呢,還有漢文學的發達對於書信的形式,即漢文尺牘體有何計畫性的影響,之前一度文學和書信是相關的,
34
    大凡書信是從文學之中引出各種教訓和指示,作為語彙、描寫和說明的方法,因此有豐富教養和優異的表現的文學書信,俗語說「趣味的手紙」,可是與此無關是,形式的差異,這不是從文學完成的。文學有廣泛的社會性,回到書信,他也不一定受到社會的約束,原則是由個人來書寫。社會生活發達的話,這個結果是很複雜的,擴大了通信的範圍,書信也賦與了廣大社會的意義,同時個人生活,作為社會的一部分,用心以深入的內容來發展書信文化。因此,書信與文學形式的差異,及對於社會效果的強弱,現在如此,將來會是不會失去書信的。
   其次要說的。文學的發達是給與書信很大的影響,書信的發達,不是反應文學的強勢。原本,書信是得到一定的社會地位,在普遍化的瞬間,在文學之中加入書信,或是成立書信體的文學,書信成為文學的基本能力,這是不用考慮的。
    以上,文學開始作為獨立勢力,出現在社會是屬遢古典的階段,書信(透過文字來通信的方法),在還沒充分社會化下形成。就日本歷史來說,最早的書信,是作為國書的外交書信,當時還沒有私人的生活關係的書信。
 
35
從國家的性質至私人性質的轉化,任何的政治、文化、產業、交通等的發達是必要條件。換言之,脫離了國家的粗樸狀態,由地方分權集中到中央,同時會產生富有及文化集中於上層階級是其前提。
    因此書信是屬於下個階段,貴族社會的集團的普及,這個貴族社會集團是當時國民的指導階級,在大陸文明的激流中,組織了日本新的全面秩序,因此作為世界觀的佛教和指導科學的漢學,在適應日本社會的發展同時,一方面決定了中世期生活的基本方向,另方面,接著產生了複雜的文化手段。
    日本的漢文學是由貴族的努力而走向文明的一派,然後促使其發展,並且書信的形式的尺牘體在漢文學壓倒性的大影響下成長,其次時代的形式則交替著發展。
    接著要談的是,漢文學的發達和尺牘體關係的實體,所謂往來物(貴族學習書信的範本)的研究,假名的發明和消息文國文學的發達,以及消息文等,調查中世期史的書信形式。
 
第三講 書信的古典形式 第二
第一章    文章道的發達和牘作
    大陸文明移植至日本,為了適應日本文化則產生了自己的分化,瞬間漢文學成為獨立的文學形態,簡單的結束,這個理由是根據普通的學學史家,所說「文章道」(漢詩和文學)的發達。閱讀藤岡作太郎的國文學全史,可以明白這個過程。
    「學習唐朝文化,並且廣布在貴族大臣間,這是學校主要傳授的,在這之前我國還沒有共同形式的學術,這是移植海外文學開始。大寶制,在京師的大學及各諸候國的國學,到平安朝。唐朝詩文學漸漸興盛,設縉紳名流的私學,培育其族的子弟,很多是發達的門第,和氣廣世(奈良末至平安初的學者)繼承父親清麿的遺志建立了弘文隓,天長三年藤原冬嗣設了施藥院和勸學院,同五年空海設了綜藝種智院……。」
    開始了對漢文學有系統的研究、組織的教育。
    「當時,在學校是教授學生的科目是什麼,這是開始設立學校,不是為了陶冶一般民眾,是以教育能任官吏之職為目的,大寶之制,任用學生,依照明經、明法、秀才、進士、書、算
37
等六道,至平安朝,那大約何時才改為明經、紀傳、明法、算四道,……測試這樣的才能,不長述,不明白經義,以對策熟悉文藻,因此致力於學習文選……,紀傳之名則停止,轉到文章之業,名是實之賓,浮沈於世風,自然從歷史之學轉成詩文之道。明經以下的三道被文章道壓制,漸漸不振。諸博士中敘位最高的是文章博士。弘仁末期,文章博士菅原清公在大學寮設文章院。……希望諸氏子弟的榮達,任何人都可以聽講。因此學生十分興盛。……因此文章道一枝獨秀。
    這裡應該注意,第一是漢學的教育,不是國民普遍性,即限於當時支配者的貴族門閥。第二,貴族的子弟們不熱心於指導科學、國家管理學問的法制和歷史學,只熱中於漢文學和文章道。當時的貴族不事生產,不得不中央權力崩壞的開始。
    此時代古事記和日本書紀之後,續日本紀、日本後紀、續日本後記有著歷史的著述。在法制方法有弘仁格式、令義解、貞觀格式的書本,試著對國家秩序給予定式。這裡要特別提出的是,繼續懷風藻,有凌雲集、文華秀麗集、經國集,由日本人在文學努力產出傑出的詩文集。這全都是由當時的漢文學全體系完成,這樣的發展,必然使書信的文體變成尺牘體的,促使在貴族同志之間的普及。
38
    宜啓、伏奉四月六日賜書、跪開封函、拜讀芳藻、心神開朗、似懷泰初之月。鄙懷除袪、若披樂之天。至若「」旅邊域、懷古舊而傷志。年矢不停憶平生而落淚。但達人安排君子無悶。伏冀朝宜懷翟之心暮存放龜之術、架趙張於百代、追松喬於千齡耳。兼奉垂示。梅花芳席、群英擒藻、松浦玉潭、仙媛贈答、類杏壇各言之作、疑蘅皋稅駕之篇、耽讀吟諷、感謝歡怡、宜戀主之誠、誠逾犬馬、仰德之心、心之葵「」。而碧海分地、白雲隔地徒積傾延。孟秋膺節、伏願萬祐日新。今因相撲部領使、謹付片紙。宜謹啟。不次。
    這是記載在萬葉集的書信,吉田連宜送築紫的山上憶良的作品,宜啟是開始,不次是結束。這起首結尾是一般的形式,在後世的用書翰是共通的,可是就內容來看,是文章道發達的時代產物,這是十分有名的。當時高教養的日本人,用中國的文字和文法作成的文章,可看到其苦心。這裡的結構措辭、典故都是從漢籍而來,很熟悉的用上鹽梅的典故,十分誇張的文藻,從今天來看,不得不感到滑稽。可是在當時,書寫的書信,在今日不是平易的日常茶飯,而是很誇大的。他的美麗文詞,是和書信的社會性發達,書信是千遍萬遍的重覆,至今大多已消失了。
    萬葉集之外,在本朝文粹和集古浪華帖也有,多收錄美麗的書信。當然這種形式是時代的進展,日本在漢文學的消長,改變其姿態,文言不一致、說話與文章分離,書信不採用日常用語,由漢文漢語來書寫書信,成為煩瑣的習慣,此時成為堅固的原則。
39
第二章    往來體的研究
     京都的貴放們在大陸文明的基礎上,建築了所謂平安朝文明,這是從大陸文明自體來說,比起奈良朝時代失去了國際的色彩,帶來了日本化的島國性質。因應情勢的變化,漢文學是帶有中國意義,要維持純粹、端正有其困難。
    特別是,在廢止遣唐使的同時,從中國大陸的直接影響變的薄弱,進而發明了平易的假名文字,為了對抗漢字的勢力,日本人的生活舞臺登場,漢文學不能再高尚的存在,破壞其嚴格的調性。因此作為書信的尺牘體,產了文字的顛倒錯誤,還有混入了國語,中國的尺牘風漸漸遠離。對尚古風的漢學者,這是日本的漢學墮落的開始,之前所述歷史的,開始回到求心的方向,與日本貴族文明相互關係,和漢文學並存的尺牘體,失去了純粹高尚的存在條件,在新的國民條件下,必須選擇與舊有不同的樣式。
    尺牘體動搖的時期,新的書信形式的出現,當時大學頭文章博士藤原明衡的明衡往來,另名叫作雲州消息。
40
年首尋生氣方借燈明者例也。今年吉方幸當法輪寺。貴下已同甲子。相共可被參詣歟。歌仙人人令誘引給其數不可過四五輩。莫嘲腰折之詠。定有腹立之輩歟。謹言。
正月 藤原明衡

解讀之後,在萬葉集中吉田連宜的書信中誇張的美文調性和漢籍中中國人的書寫方式,在此已看不到,以十分平易的調子來書寫。作為日本人日常來往的書信的適當形式,他制定出固定的形式。這種形式支配至鎌倉室町時代,確立了武家政治的候文體,這是被認為書翰文的規範往來體。
    往來體最初出霜在明衡往來。可是,往來體的普及和完成形式是從平安朝至室町時代,接著有叫今日往來物的文獻。平泉澄的文章「中世的社寺和社會關係」一文有寫到相關文獻。
明衡往來 藤原月衡,季綱往來 藤原季綱,東山往來清水寺定遠,西郊往來關白忠通,十二月往來,
41
貴嶺問答中山忠親,釋氏往來 守覺法親王,後十二月往來後京極良烴,消息詞菅原為長,垂髮往來,山嶺往來 寒嚴僧正,新札往來素 眼,異制庭訓往來,南都往來,十二消息,庭訓往來,雜筆往來,遊學往來,富士野往來,消息往來,喫茶往來,
 
42
應仁亂消息,尺素往來 一條兼良,手習學往來,風情往來,快言集,新選類集往來丹峰和尚,蒙求臂鷹往來 松田宗岑。
 
這些往來物,是作為書信的形式,不違背當時流行的書信規範,可是就題目來說,是不是表現出純粹的「文範」。如世事百般的教科書,有著和歌、儒佛、武事儀禮、管絃、酒茶等的通俗百科辭典,如今日的百科全書。
 
第三章    就往來物而言
在面對大陸文明輸入的初期,比起佛教視為純粹宗教,是有作為指導科學,對日本文明開發有其貢獻,之前已說明,佛教不久成為中世紀日本的精神文化的王者,同時大型寺院成為宗教的宣傳中心,發揮了最大的精力於繪畫、雕刻、音樂、建築等藝術方面,同時
43
對支配階級的貴族負責教育的功能。宗教與教育一般是認為沒有關係,宗教的精神支配,不僅僅是日本,在封建的國家有其世界史的共同特徵。
    根據平泉氏的研究,往來物的全部系列,以元弘三年作為分界,從上代之末至中世前期,往來物的作者有七成是公卿,三成是僧侶,相反至中世後期有九成是僧侶,剩下五分是公卿、五分是武家。教育的直接指導權,從貴族移轉至僧侶手中,貴族曾經是國民的指導者,接著而失去政治、精神的控制。
    進而,教育的對象中,在前期是縉紳的子弟,後期是武家的子弟。歷史的變動是與政權交替,武家替代了貴族,成為棈神、物質的支配階級。
    與這個變化沒有關係的是,僧侶依然是持續地保有教育家的地位,根據作為教材的往來物,以此來指導社會上層身份的子弟。
    另外,這時代的往來物,書信書寫的形式,當時書信已經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社會交通的一個手段,作為有力的工具,往來體的作為一般書信的形式,普及化的狀況要有證據才行。就這點,我的研究與之無關,希望各位就往來物注意。
44
第四章    假名文字的發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